首页

>

焦点新闻

>

高新民: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要具备“竹节”的四性

高新民: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要具备“竹节”的四性

时间:2022-06-21

浏览次数:7402

2月3日,中央网信办顾问、中国互联网协会原常务副理事长高新民,参加北京网络安全大会特别节目“吕本富牛年立春演讲”,就演讲主题“增长的逻辑——竹节管理的哲学”,同吕本富教授进行了对话交流。内容摘选如下:

高新民: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要具备“竹节”的四性

吕本富:我们研究竹子的成长智慧可以发现,竹子比树长得快,它没有年轮,它比草长得慢,但是比草耐吹。既保证了增长速度,又能保证成长的韧性,“中空”和“竹节”就是竹子成长的规律,我们也可以称为叫“竹节”哲学。“竹节”哲学应用到管理上,体现了我们东方在管理中要求和谐的增长。竹子在一个地方成长长大,一个“中空”一个“竹节”,向天上努力增长,不会侵犯别人,这就是中国人的哲学。“竹节”哲学也是中国由工业经济到数字经济再到智能经济,三个阶段快速增长的最好体现。对这一结论高老师您怎么看?

高新民:刚才我听了吕本富教授讲的增长的逻辑与“竹节”的哲学,我觉得非常有启发,而且我也很认同。这里面确实有很多的启示。我感觉到“竹节”式成长确实体现了我们经济增长的范式规律,可以概括为“四性”:

第一个就是成长性,竹子的成长速度特别快,第一年可以长15米高,在刚刚开始的24小时甚至能长一米,它不断往上升,最大的竹子可以到40多米。

第二个它有阶段性,一节节往上升,也就是说它在不断地突破一些矛盾、限制,阶段性当然和技术有关系,在新的技术革命下面阶段性的成长,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竹节特征。

第三个就是绿色性,竹节本身是绿色的,这也是咱们增长过程中追求的很重要的目标。

第四个就是有坚韧性,吕本富教授拿草和树同它比,大风吹不倒,它摇晃,但不会倒。我们抵御这次疫情,数字经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就是增强我们经济和社会运行的韧性,现在供应链要有韧性,我们的社会生活也要有韧性,疫情到现在也没恢复正常,但我们可以在网上上学、办公、会诊,这都是数字经济带来的韧性。

“竹节”的成长性、阶段性、绿色性、坚韧性,非常贴切地描述了我们经济增长、健康增长、高质量增长规律性的追求目标。吕本富教授在演讲中还讲了工业经济、数字经济、智能经济这三个阶段,里面一些根本性的驱动力和局限性,以及互相之间按照“竹节”哲学是怎么突破的,可以说我们发展到今天,以创新驱动发展数字经济,改变传统经济,不断增长,这个“竹节”是一个非常好的比喻。

高新民: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要具备“竹节”的四性

吕本富:谢谢高老师的评价,对“竹节”哲学,高老师总结了四性,我特别高兴,学生交作业老师终于打对号了。这次立春演讲的主题是“增长的逻辑”,也请高老师谈谈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高新民:刚才吕本富教授在演讲中提出,工业经济发展靠两个要素,一个是专业化,另一个是供应链。其实工业经济里面还要加上一个要素,就是协调。在分工过程中要有协调,在企业内部讲就是管理;在交易环节中也要有协调,就是市场规则、市场监管。这三个要素促进了工业经济发展。

工业经济最后靠人协调越来越困难,数字技术革命可以极大地改善管理和协调、分工交易当中存在的一些瓶颈问题,我们应理解数字经济是工业经济发展的升级转型,是高质量发展,不仅是一个技术路径,还是唯一的路径。目前信息通信技术还在发展,空间巨大,带来一个重大机遇,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发展,是当前时代的呼声、全球的共识。这是一个重大的驱动力。

数字经济关键的生产要素就是数字要素,就是连接+数据+算法。由网络实现连接,在连接基础上汇聚数据,然后加上算法,形成智能决策和智能控制。

除了时代背景下技术带来的可能性外,还有需求个性化、市场碎片化,市场已不是在同一个频道上竞争。适应这些变化,企业数字化转型是必选路径,也包括政府机构,在时代变化背景下都要数字化转型。但是数字化转型不完全就是上网,它是个融合的概念,所以我强调融合两个字非常重要。

高新民: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要具备“竹节”的四性

吕本富:高老师的回应中最重要的一个观点,中国发展数字经济,可能是工业经济升级唯一的道路,注意唯一这个词,所以这个就很重要。高老师认为工业经济阶段,不仅有分工,不仅有交易,还要有协调。到了数字经济这个阶段,有数据,有算法,当然也需要有协调。所以工业经济和数字经济并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融合在一起的,就是到了数字时代,它形成了一个数字的因素融合到经济里边。所以工业经济和数字经济,再回到我们“竹节”,最好的是两个节连在一起。下面能不能再请高老师谈谈当前数字经济增长存在哪些瓶颈?

高新民:现在数字经济发展的问题在哪里?我觉得是在融合这个词上下工夫不够,还存在两张皮现象。比如说产业数字化,搞工业互联网,我感觉就是融合上有很大的问题,有几个瓶颈。

第一个瓶颈,就是我们认知能力的融合,搞工业的人不太理解互联网,搞互联网的对工业不是很理解,所以这是一个差距。

第二个瓶颈,技术创新的能力也还有一些问题,现在一些技术服务提供者,包括做软件的、做硬件的、做技术解决方案的,往往还不能够太满足企业真正需要数字化转型的解决方案,这个能力还比较差,欠缺一些。

第三个最要命的,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原来信息化的基础,以及本身工业的基础能力,包括元器件、原材料、核心技术,这些基础性问题都没有过关,而这些不是完全数字化能够解决的,还要补课。

第四个瓶颈,我们现在整个数字经济的治理结构还有些问题,刚刚吕教授也提到了,平台治理,平台垄断的问题,新型的数字鸿沟问题等等,这些问题还需要解决。

我认为这些问题也是跟竹节理论一样,都是在发展当中存在的问题,这也是很正常。只要面对问题,肯定是可以找出解决的路径和方案。我相信我们国家数字经济还会在整个经济高质量发展当中,发挥很重要的引导作用,甚至于主要作用。另外一方面,也会继续使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在全球的竞争环境当中取得一定的优势。

吕本富:高老师讲的给我很多启发,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确实还有很多的阻力。虽然消费互联网很发达,消费互联网产生的垄断性的平台,就需要有个治理的问题。到了产业互联网,现在是工业界和互联网界认知还不到位,说白了认知还不在一条线上,很多的技术短板还需要补课,甚至我们的商业模式的塑造也没有完成,这些可能都会成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阻力。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迈进,数字经济融合到工业经济,同时我们以数字化为基础,以智能化为导引,这个大的方向永远没有错,一定会使中国的经济能迈上高质量发展的台阶。谢谢高老师。

据悉,吕本富教授本次立春演讲,由北京网络安全大会(BCS)和观潮网络空间论坛策划并主办。北京网络安全大会(BCS)将从今年开始,面向数字经济及网络安全领域每年举办跨年演讲。